清蒸鱼子酱7元一份

呀!被你找到了呢。这里是清蒸鱼子酱哦,(≧∇≦)/需要来一份吗?
感谢各位天使的喜欢,我爱你们o(≧v≦)o还想厚颜无耻的求评论。
目前蹲坑永七,不吃永七的BL。不喜拉郎,特别是永七的钟老板BL拉郎!!!
最喜欢钟女指(๑•̀ㅂ•́)و✧但是几乎没有太太产粮。快要饿死了。只好自割大腿肉养活自己。
有超级多的沙雕脑洞,文笔还需提升。
欢迎勾搭(。・ω・。)ノ♡

回归事件。我也很想你啊,钟老板,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啊!!!(ps:这是大佬的号。)

冥河之水·单恋

一直想写钟老板专属的故事,但是每次都写得很烂。所以一直咕咕咕。
本来这个故事我是单纯的想写恋情的,后来我脑子一抽就……不过,总算写出了我一直想写的东西了。
【不,自己到底写的什么玩意儿(╯' - ')╯︵ ┻━┻ 】
女指我都私设了,还怕什么ooc(・`ω´・)(被打)
至于是不是糖,这个看啦就知道了。
————————————————————————
 

  红尘往事付水流,忘尽俗缘始得真。一饮而尽,再醉千年。

她是不大去那个地方的。
   尽管她心底无数次想象着与他相遇时的情形以及届时说的第一句话。
   他总是眯眼笑着。整天一副悠闲自在,风轻云淡的样子。那带着笑意的眼眸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她心底埋藏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爱慕着他。
   如此——深沉的,恳切的

   他的古董店里总是聚集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他被孩子们围着,讲起孩子从未在学堂听过的逸事。在孩子们变调的感叹声中,他伸手拍了拍离他面前最近的小脑袋,一脸宠溺。

   她站在店外,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打心里羡慕那些孩子。日常巡查的任务已经结束,她回去写工作报告。转身的一瞬间,他出声叫住了她,“不进来休息一下吗?”啊,原来他都看见了。她决定勇敢点。向着她心里念过无数次名字的那人,踏出了一步。
   店里没有她刚才看见的那群孩子,她疑惑的歪着头。他只是笑着否定了刚刚她所眼见的情景,顺手递给她一杯清茶。茶梗在奇异的莹白色水中直直立着。她泯了一口,没有味道。他坐在她的对面,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于目光中,她的动作开始变得僵硬而拘束。欢喜与紧张交织在一起,混成一团。她捧着已经见底的茶杯,眼神死死盯着杯底描绘的腊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是该问他进来生意如何还是该关心一下他的身体健康,亦或是谈论工作。思绪恍惚间,他忽然起身坐到她的旁边。两人间的距离很近。她听不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她觉得自己开心得简直要飞起来。
   埋在心底的种子生长发芽,在顷刻之间开出一树繁花。
   近乎虔诚的感情令她对现在的情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罪恶感,夹杂着不真实的欢欣。
   她顺着放茶杯的动作,挪到了离他稍远一点的地方。脸上表情并不是那么自然的她突然就被抓住了手腕。“喂,喂,怎么拘谨干什么?我们都是老熟人了,对吧?”“呃,是,是的呢。”她无措地应道,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
   另一只手抵上她的额头。“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他的手很温暖 明明在他们第一次相遇时,手指还是彻骨的寒意。她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是太累了吗?”暖意从手腕蔓延至全身。口腔里有股清远绵长的苦涩。她刚想摇头,四肢却突然疲软,身体的力量逐渐流失,软绵无力地倒在他的怀里。温暖舒适的温度令她很想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或许是真的累了吧。明明……明明自己什么事都没办到。温暖覆盖上冰冷的泪痕。“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觉吧。”

“这不过是黄粱一梦。”意识模糊之际,她听见他独自的低语。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孩群中穿红色长袖的小男孩迫不及待地问到。澄澈的眼里闪着光。“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呀。故事已经结束了。”在孩子们变调的感叹声中,他伸手摸了摸那个孩子的头。这可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故事啊……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扯住他的衣角,怯生生的问:“那个,钟先生,您讲的那位姐姐她是个怎样的人呢?”他蹲下身,“她啊——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呢。整天都爱瞎操心,却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还经常被各种小鬼缠上,三天两头地往我这里跑。不过……现在不会了。”
   “为什么?”
   “因为她已经死了。”在这个故事发生之前。

她站在店门外,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眼前的男人正和一个孩子说着话。怅然的表情仿佛在回忆一段悠远的记忆。
   才认识不久的神官大人赛斯告诉她,东方古街有一个叫钟函谷的人应该能够解决她的问题。刚被选任为指挥使的她对这个城市还不太熟悉,一路打听下来才知道他是个商人。一个并不普通的商人。

   但愿他真的能解决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吧。她看着门匾上“万葬亭”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拭去了不知为何落下的眼泪,抬脚跨进了店里。

  

钟老板说好的捉鬼呢,就不能认真点吗?扣你工资!(最后的笑太犯规了吧,升天jpg)

想知道神器使与'指挥使的区别吗?去跳楼吧。(雾)(∂ω∂)

其实超想去的说_§:з)))」∠)_(我选的太过分了(∂ω∂))

《神明的恩赐》剧组小剧场

(≧∇≦*)正片戳这里:http://maoshiceya.lofter.com/post/1f60c6d0_ee8c260b(不知道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话主页可找,评论里也有链接。)
   欢乐向,ooc有,bug有,注意避雷。
                           【 01 】
   枳∶导演,导演!钟老板的礼物我是送糖炒栗子呢,还是金条?
   导演∶糖炒栗子吧,剧组没钱买金条。
   枳∶哦,我知道了。真穷啊,跟我一样呢。话说,为什么不请璃璃子出镜啊,我觉得她很漂亮,又会画画。
   导演∶你以为我不想吗?几百颗非泊砸下去,到头来连根头发都没摸到!穷得一清二白!现在就靠你们认真演,等这剧火了,我们就有钱了。
                          【 02 】
   萝莉神∶背景,怪物和那道白光不要五毛特效!不!要!五!毛!特!效!!!
   导演∶我,尽量吧……(发不起技术人员的工资,只能求他加个五分特效了。)
   丽∶准备好了没有,本小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导演∶马上,马上。来来来,开工了!大家伙儿可打起精神来啊!夜,你的围巾织好了没有?要开拍了。
   夜∶哼。
   导演∶夜真是心灵手巧啊。等这剧火了,拿到钱,就给你买小鱼干。
   夜∶不必了,我对你的幻想不抱任何期待。
   导演∶怎么能这样?!
   钟函谷∶呀嘞,呀嘞。浑身上下的确透露出贫穷的气息呢。满脸都写着“贫穷”~
                           【 03 】
   枳∶呐,导演……你,你不是说……这酒会换成水吗?为什么……我觉得头有点晕啊……
   导演∶啊,是这样的。我在仓库看到了这些酒,发现还没过保质期的,没人要太浪费了。就……诶!难道你已经喝了吗?
   枳∶啊,今晚的夜色真好呢,呵呵~月儿圆又圆呐~哦喂~
   雯梓∶不但喝了,还喝醉了。伽梨耶,我们也畅快的喝一场吧!
   伽梨耶∶好!干杯!
   导演∶等等,别擅自就这么决定了啊喂!我还在这里呢。
   枳∶你……嗯……长的还不赖……可是没我家的钟老板好看……呵呵~
   导演∶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不过,钟函谷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还有你面前的明明就是钟函谷啊……
   钟函谷∶哎呀,看来醉得不轻呢~不过,我很快就会让你清醒过来的,呵呵~导演,我先带她回去了,别忘记给片酬啊。
   导演∶去吧去吧,不会忘记的。
   安托∶还请钟函谷先生生把握分寸。别太过了,明天还要继续拍戏呢。
   钟函谷∶放心,放心。我自有分寸。啊~啊~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呢~嘿呀,还真是意外的轻啊
   珈儿∶让钟函谷先生带她回去真的没关系吗?总觉得钟函谷先生的笑容有些奇怪啊……
   屠怯怯∶应该……没关系的……吧……
                     【 04 】
   枳∶利维丽坦,'这块石头真的很漂亮呢。在你们家乡都是这样的石头吗?
   利维丽坦∶嗯。
   枳∶哇,那你们的家乡一定很漂亮!要是有机会去旅游一下就好了。我给你讲讲我们那边的故事吧!在我们那边啊…………你觉得怎么样?还不错吧?
   利维丽坦∶呼……呼……
   枳∶睡,睡着了?!我讲的故事有那么无聊吗?
   莱奥斯∶喀(无聊)
   枳∶别这么直白啊……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感谢观看,未完待续……
   本小剧场由——冒死潜入剧场偷拍的清蒸鱼子酱七元一份提供。
  

  

神明的恩赐

我来悄悄吹一波指挥使
指挥使不是圣人,除去指挥使这个外套,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孩子。她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她会哭,会笑,也会难过。珍惜同伴,也爱着身边每一个人。
   我们都是终将死去的指挥使,所谓的恩赐(补偿),只不过是神明(wy)(划掉)的骗局。这游戏根本没有he!!!女指线鸽了半年了还没出!(ノ=Д=)ノ┻━┻
咳咳,好了回归正题,严肃点。

       私设指挥使注意! 夹带钟X女指私货,ooc注意!bug众多,幼儿班文笔。

我们都是终将死去的指挥使,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少女说∶记住吧,这是神明的恩赐。
——————————————————————————
   这是中央城区的尖塔之上。
   遍体鳞伤的神器使们将枳围在一个绝对安全的领域。从黑门跑出的怪物将他们层层包围,虎视眈眈的盯着猎物,发出兴奋的吼叫。枳看见站在绝对安全领域的自己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枳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站在自己前面保护着自己的神器使被她狠狠推进了密密麻麻的怪物堆里。怪物一拥而上,瞬间将他撕成了碎片。“不!”枳绝望地大喊,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了整个城市上空。被怪物包围的孤零零的“自己”看向了枳。“既然你那么想让他们活下去,看在你那么努力的份上,就给你一次机会吧。”对面的自己周身发出了柔和的白光,变成了一个白色短发的女孩,背着书包。包围着她的怪物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三天时间。你可以让这个世界复原,你在乎的人也会好好活下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活’,那你将是独自一人。”她朝枳温和的笑笑,可枳却觉得那笑容带着森森的寒意。清冷的女声再次向起∶“记住,这是神明的恩赐。”
枳从梦中惊醒,终端显示着此刻的时间——00∶00。枳摸了摸湿漉漉的脸,分不清到底是汗还是泪。三天……“呵,神明的恩赐吗?”
                             【礼与情】
   第一天,枳找宴华请了三天的假期,满城市的到处跑。给每一个遇见的人都微笑着打了招呼。不管不顾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尽管打着黄金伞的大小姐十分不情愿,但也没把枳推开,拒绝她的拥抱。夜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枳,难得的送了枳一条他织的围巾。枳给每一个神器使都买了他们各自喜爱的礼物,还写了诚挚的祝福话语。枳本来打算亲手做的,但留给她的时间恐怕不多了。他们一脸诧异地接受了枳的礼物,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枳笑着打趣道∶原来我在你们眼中就那么吝啬啊,这可真是让人伤心。
                            【恋与述】
   第二天,枳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走遍了这个城市所有的角落。长途奔走让枳的脚磨出了血泡,她顾不上去感受疼痛,与伽梨耶在雯梓的棋馆畅快饮酒,三人喝得名酊大醉。枳带着满身酒气,摇摇晃晃地从古街走到了港湾区。这段距离还真是有点远啊……枳站在已经废弃的甲板上,大声呼喊着利维丽坦的名字。它嫌弃地喷了枳一身的水,最终还是伸出了巨大的鳍。枳轻轻抱住,清晰的感受到那海底生物特有的凉意。姑且算是跟它拥抱了吧。枳这样想着。就着醉意,枳讲起了地面上的世界。它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发出不屑的鼻音。枳央求它讲述自身的故事,它却潜入了海底。枳将上半身挂在甲板的护栏外,望着平静的海面赌气般大喊∶“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傍晚的海风暖和地令枳想要睡觉。在闭上眼的瞬间,它从海底浮起,极为小心地拍在枳的头顶,拍走了她的睡意。它递给枳一块剔透的六方石,说是家乡特有的石头一直收藏在身上。枳嬉笑着接过,然后被它赶到了甲板的安全角落。它开始用并不清脆的嗓音,讲述起它的故乡和它两个可爱的孩子。枳坐在生了锈的甲板角落背靠着护栏静静的听着属于它的故事。海风特有的咸味让枳回忆起小时候和朋友在沙滩上开心的嬉戏,父母在遮阳伞底下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真好啊。”枳喃喃自语,怀抱着那块奇异的石头睡着了。六方石在夜色里发出柔和的白光,利维丽坦静静浮在海面上像一块巨大的黑色礁石。
                               【醉与责】
   第三天,枳又回到中央庭。花了生命中最后的半天时间处理完了安托和宴华来不及处理的文件。路过海湾侧区,枳挤进人潮拥挤的购物中心,看见服装店挂着当下流行的服饰,枳忽然起了兴致。正在购物的阿岚拉着枳兴致勃勃的替她挑了一件又一件新衣。枳指了指那件最素的齐胸襦裙,买下了它。虽然阿岚不满的表示枳穿艳丽一点的比较好看,但他还是尊重了枳的选择。
   夜晚的小酒吧很热闹,里面的人用异类的眼光看着穿汉服的枳。枳点了一杯最烈的鸡尾酒,混合着的酒精呛得她直流泪。枳醉醺醺的走出酒吧时,这个城市开始飘起小雨。是在怜悯我吗?枳迷迷糊糊地想着,任由不受控制的双腿将她带向任何地方。远处似乎有人站在那里,他出声叫住了枳∶“指挥使?”枳走到他面前,想要辨认出眼前之人。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重影让枳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枳回头四处张望,“哪里?指挥使是谁?她在哪?”他捉住了枳的肩膀∶“看来我们的指挥使喝醉了呢。”枳趁着醉意挥开了抓着她肩膀的手,冰冷的温度刺得她一个激灵。“我,我才不是什么指,指挥使。你认错人嗝——”枳打了个酒嗝,“人了。”枳哼着儿时母亲在夏夜的星空下哄睡她的歌谣,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踉跄的脚步让枳以一个醉汉的身份挥霍着生命最后的夜晚。
   售卖小玩意儿的老伯开始收摊,枳跑过去,随手拿起一个木制的发簪,“这个,多……多少钱,我买了。”说着,枳摸遍了身上所有能放东西的口袋也没找到一枚硬币。枳念念不舍的准备将发簪还给老伯,有个声音在枳身后响起∶“我来付。”枳将发簪收入衣袖,转过身,双手合十,朝那人嘿嘿一笑∶“谢啦。”晕乎乎的转了个圈,又踏上来时的路。
   几个不怀好意的人嬉笑着拦住了枳的去路。枳挣脱不开紧抓着她的手。“你们要对我家可爱的孩子做什么呢?”枳被带着笑意的声音的主人从那群人里拉出来,她听出了他是先前遇见的那人,还帮她付了发簪的钱。他将右手搁在枳的肩上。均匀的气息弄得枳耳朵有些发痒,枳知道他现在正弯着腰。不知是他冰凉的手臂的缘故还是逐渐大起来的雨,枳感到周身彻骨的寒意。即便如此,她还是反驳道,“你谁啊,凭什么说我是你家的?还有,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挡路纠缠枳的人终于落荒而逃,消失在道路尽头。他跟在枳身后,兜兜转转来到了昨天枳睡觉的地方。枳抬头望天,月亮正悠悠的向西边走去。时间……已经不多了呢。枳想拍他的肩,无奈因过大的身高差距而放弃。枳解开平时绑着长发的头绳,胡乱地将刚才买的发簪插在头顶。枳听见那人不加掩饰的低笑,而后仔细地帮她插好了发簪。
   “谢谢你。”
   枳轻唱起不合时宜的摇篮曲,踩着月光跳起了母亲教她的唯一一支舞。也是她至今为止唯一会跳的舞。黄豆般大小的雨滴砸在枳的身上,眼泪与雨水混合着流进了枳开合的口腔。她极为庄重的跳着,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支舞,为自己而跳的舞。枳踏着舞步,站在了他的面前。
   “钟函谷。”枳仰起头,将他冰冷的手放在了自己纤细温热的脖颈上。“杀了我。”枳说。清明、平静而湿润的眸子里没有半点醉酒的迷离。
   在你们都还活着之前。在这个世界毁灭之前。
                        【择与伪与真】
   在身体坠入海中的前一秒,枳听见神明无趣的冷哼。枳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平静的城市,希望她能遵守约定吧。枳这样想着,闭上了眼。……对不起啊,爸爸妈妈……
   钟函谷弯腰捡起了地上带血的发簪,静静的望着荡起水波的海面。他没能下手,枳替他也替自己做出了选择。那位黑心的商人永远失去了他最想得到的藏品。巨大的水怪连同那块发着荧光的六方石一起将枳埋葬在最深的海底。
   在这个城市迎接第四天的第一缕晨曦时,利维丽坦安静地浮上了水面。犹如一座黑色的墓碑。祭奠着一位不被世人所知晓的人类女孩。
   我不是救世主,她说。
   我不是一位合格的指挥使,她说。
   我有非死不可的理由,她说。
   这是我作为指挥是唯一能为你们做到的事,她这样说。
   这一切只不过是神明的骗局!她大喊道。
   钟函谷表情肃穆地站在枳那晚睡着的地方。向海面倾倒了一碗浊酒,激起千层浪。港口轰鸣的汽船载着欢笑的人们驶向远方。冰冷的海底沉睡着一个名叫“枳”的女孩。

PS∶嗨呀,终于打完了,感谢各位的看到这里。其实指挥使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做不到坦然的选择自己的死亡,她也不是什么救世主。所以,她会哭。所以她才会用酒精麻痹自己。她之所以跳进海里,是希望朋友们都以为她是失踪了,一夜之间凭空消失,遍寻不见的人再怎么样也不会比直接面对失望更难过。即使这个城市不会知道她所做出的牺牲。这是一个孩子和指挥使在面对死亡时所做出的我认为最真实的反应。另外,利维丽坦在七日剧情里我还是比较心疼它。
哪里来的什么补偿,这一切只不过是wy设下的骗局。(。ò ∀ ó。)
罗罗嗦嗦说了这么多,真的很心疼指挥使。我吹爆指挥使!
   其实后面还有小彩蛋哦,敬请期待吧,^ω^。如果有评论的话,我会加更的。(臭不要脸,你。没有评论,你可以走了。)
  
  
  
  
    

献给独自一人的“我”

占tag致歉
我们都是普通又平凡的人 ,没有主角光环也没有得到神明的庇佑
虽然在某些时刻,我们都无比的想有一个人了解自己,安慰自己,给自己一点温暖。但事实上,这是现实,没有人,你只有你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愿意真心待你的朋友可能只有0.00001%,而那0.00001%大概也是虚无缥缈的吧。
—————————————————————————
                              AM 12∶00
   午饭铃打响,卜芥像往常一样夺门而出。但事实上,她前面还有许多人缓慢地向前挪动。卜芥的眉微微皱了起来,要不是班主任让她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她早就跑到操场上了。真是,前面的快点行不行,挡着我跑了。卜芥心里有些恼怒。啧,真慢。蠕动的人流携着卜芥到了门外,迎面而来的穿堂风里,卜芥闻到了久违的亲切气息。那是她家乡下雨时的味道。想不到这个三线小城市里也能闻见啊。卜芥这么想着,脚下的步子却并未停下,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有些破败的操场。她眼前有些模糊,但此时也顾不上,一口气冲进了食堂。卜芥喘着气取下了眼镜,用纸巾擦拭镜片上的水珠,视野重回清晰。卜芥其实对午饭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在这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活中,在午饭铃打响后疯狂的奔跑是她唯一享受的乐趣。
                             AM 0∶00
   卜芥盯着宿舍惨白的天花板发呆,在多次翻来覆去强迫自己入眠失败后,卜芥索性放弃了让自己入眠的想法。脑海中蓦然响起一个声音:“你要为自己今后着想。”卜芥心里有些难受,“对不起,妈妈……”卜芥低声呜咽着,用被子将自己的嘴堵得死死的,发不出半点声响。那晚,卜芥清楚的听见了泪水砸在枕头上的声音。“不要哭。”卜芥在心里安慰自己。夜晚躲在被窝里哭泣的人永远都只能是弱者,卜芥想起看过的一本书上的话,死死咬住嘴唇。没事的,没事的,有什么大不了的。越是这样想,卜芥心里越感到难过。平时被深埋于心底的难过,绝望一下子冲垮了卜芥心里的洪堤,将卜芥吞没。卜芥觉得自己像是坠入深海之中,难过,绝望,将她包围,入侵她的口、眼、鼻、耳,偏偏她还能看到海面模糊的光亮。她挣扎着想露出水面,摆脱这令她几乎溺死的窒息绝望,却终是徒劳。她多希望有人能拉她一把……凉意,那是绝望的触感。从心底开始一丝丝侵袭她,遂到四肢百骸……意识模糊之际,她忽然想到一个有些讽刺的比喻。她是一条深海中的鱼,一条快要被溺死的鱼。
                       PM 1∶30
   午饭后的午休平时喧闹的教室格外寂静,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卜芥看着教室外越下越大的春雨,轻轻叹了一口气,仰后靠在冰冷的墙上。没有日光灯的照明,教室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十分昏暗,卜芥抬头就能看见教室前面贴着标语旁边监控摄像头那双猩红的眼,而且是连着两双。卜芥就直直盯着其中一抹猩红,仿佛要用眼神把它吓退似的。但是这并不可能。卜芥眨眨瞪得发涩的双眼打了个呵欠,收拾好只写了一半的物理试卷,倒头就睡。现在,教室里的同学全都在酣睡,偶有惊醒的同学眯着半梦半醒的眼环顾四周又重新倒下。窗外仍是细细的雨声,教室充满着均匀的呼吸声。唯有贴在雪白墙上的猩红双眼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听不见……闻不见……
   卜芥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悲伤的梦,流不出泪,但这悲伤却是那样真实。待她想仔细回忆时,那梦仿佛如窗外的群山之中飘出的一缕青烟般在蒙蒙的雨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芥子,多想想你自己吧,不要毁了自己,你可以的,你能行的。相信自己,好吗?”“妈……妈……”熟睡的卜芥蜷了蜷身子,冰冷坚硬的桌面令她感到十分不舒服。恍惚间,似乎有人推搡着她的胳膊肘。快速而急迫。卜芥睁开眼,抬起头看见老师愠怒的神色,立马清醒,端正的坐好。老师终于不再看她,开始一板一眼的讲起昨晚布置的习题。卜芥松了口气,同桌却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卜芥愣了一会儿,意识到这是在问她。“啊,怎么了?”“你哭了?”“没有啊。”卜芥伸出手盖住自己的眼睛,眼角处的冰凉让卜芥立刻明白了。“诶?我怎么了?”
                           AM 1∶30
   从梦中惊醒的卜芥看着手机屏保上的时钟发愣,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敞开的窗户外传来了麻将的脆响和兴奋的谈笑声。卜芥静静听着,不知飘到哪里的思绪突然之间就一起了一首童谣,卜芥在心中哼唱起来——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虫儿飞,虫儿飞……蓦然卡在曲尾的卜芥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后面几句歌词。算了吧,卜芥想。翻了个身,又忽然记起老师规定的古诗还没背完。卜芥“哦”了一声,将被子拉过头顶,睡着了。
                        AM 9∶05
    卜芥对班主任的厌恶程度再次加深了。同样是迟到,凭什么他对那个漂亮的女学生不痛不痒的说几句就算了,对她却是横眉冷眼,看都不看她一眼。然后她就在外面孤零零地站完了整个早自习。呵,还成天向学生们诉苦,说他有多么累,多么辛苦,累得晚上失眠,说什么他是绝对公平的处理任何事情。谎话连篇!卜芥愤愤地拿出语文书——那是班主任所教的学科。卜芥并不讨厌语文。她也不会傻到恨乌及屋。相反,卜芥的语文一直很好,全年级第一。但那有什么用呢。高考不会单考语文这一门,有着啤酒肚的班主任也只是喜欢长的漂亮的女生。至于男生,卜芥倒不是很清楚。毕竟班上也没有长得还算清秀的男生。哦,还有家里有钱的学生,卜芥在心中默默补上一句。真恶心。
                        AM 10∶10
   同桌又在向她递眼神了。卜芥像往常一样将语文试卷稍稍抬起了些,好让同桌能够看清上面的文字。同桌一面瞅着卜芥写满字的试卷,一面运笔如飞。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模样。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卜芥也记不清了。似乎为语文严重偏科的同桌提供帮助已经成了她的义务。不,这不是我的义务。卜芥想,只是为了……为了……
   “ 喂!那些东张西望的人!自己看自己的卷子,别人给你抄是害了你,以后高考你抄谁的去?到时候你落榜了,给你抄的那个人指不定有多高兴呢,自己做自己的!”班主任严厉的声音响遍了整个教室。卜芥知道他隐晦的话中所指的谁,或许……还有别人。我是那种人吗?不,说不定我是那种人,毕竟人这种生物是极其复杂的,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呢。卜芥把试卷放下,同桌也暂时收敛了动作。
   “嘿!多谢了,等会儿我请你吃糖。”考试结束后,同桌笑嘻嘻的凑过来。“没事,不用的。”卜芥愣了一下,下意识拒绝道。“诶?不行!一定要请你吃糖的。”“嗯……”
   然而糖终究没有来。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对谁都能说出口的客气话罢了。
                             AM 11∶20
   对面的班级似乎在上音乐课。悦耳的歌声让卜芥无比怀念初中歌唱比赛时整个班级气壮山河的气势。卜芥看了看贴在课桌上的课程表——没有音乐课。明知道结果是如此,卜芥却忍不住再次确认一遍。“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卜芥心里一动。想起自己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的歌词,竖耳聆听着。“虫儿飞,虫儿飞,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原来是这样的吗?卜芥在心中完整的唱完了这首歌,露出舒心的微笑。政治老师突然把她叫了起来,“这位同学,刚才看你在笑,那么你一定有自己的方式。能否给大家分享一下呢?”“什么方式?”卜芥有些懵。刚才走神,根本没有听老师提了怎样的问题。好像老师也并不生气,笑盈盈的抛出了问题∶“就是怎样与朋友相处的方式”“……”可问题是我根本没有朋友啊!卜芥在心中答道。“……嗯,多关心他们,做一些决定的时候,询问他们的意见,让他们感到自己是被重视的。是‘朋友’。”“很好,请坐。”
   话说,到底怎样才算得上是“朋友”呢?卜芥不明白。刚刚那番话也不过是在书中看到过罢了。可是那本书忽略了一个最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朋友?
   或许它并不适合自己,因为它的所有理论是建立在有“朋友”这个基础之上的。
   而卜芥,明显不是这类人。
   卜芥也曾努力试着交朋友,但最终却是无疾而终。或许是自己的方式不对吧,卜芥这样认为着。
                           AM 12∶00
   午饭的铃声如昨日一样准时打响。卜芥重复着昨日的动作,一路狂奔到食堂。她这次没有喘气,皱着眉站在长长的队伍后面。卜芥思考着“朋友”这个词的含义,恍然间又记起那首歌谣。“……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虫儿飞,虫儿飞……”再次卡在了结尾。卜芥懊恼地敲敲自己的脑袋,下手很重。试图用疼痛来刺激她的记忆。食堂打饭的阿姨不厌其烦的减少着每个学生餐盘里的排骨。卜芥微微眯起眼,她早已习惯这样的场景,心里不起半点波澜。
   等到她吃完饭,走在学校破烂的塑胶跑道上时,卜芥仍未能想起那首歌谣的最后几句,也未明白“朋友”这个词的含义。
   至始至终,她都是独自一人。

墨韵青竹

题目跟正文似乎没有多大关系
主要是端午以及钟老板出皮肤的贺文
是醉酒的钟老板,ooc注意,bug众多,没有文笔
夹带钟Ⅹ女指私货
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但是我没有(。ò ∀ ó。)
不可能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
   枳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白石砌成的凉亭内,准确来讲是成片的蛙鸣将她唤醒的。枳记得交界都市并没有这样一个犹如世外桃源的地方,更何况凉亭前只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幽径。路旁叫不出名的花草在夜晚的清风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宛如在轻声歌唱。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总之跟着这条路走就没错了。枳踩着脚下的碎石,走出几米远。今晚的月色很好,枳有心回头看了一眼她刚才躺的凉亭,高高翘起四角在微凉的月光下像极了展翅欲飞的仙鹤。这是哪里?总该不会是现实版的“爱丽丝梦游奇境”吧?枳心下疑惑着。反射着月光的碎石小径向前一路蜿蜒,似乎没有尽头。好在路旁有各种各样的野花,枳也不会觉得太过无聊。
   下一个拐角处,视野豁然开朗,幽径夹然而止。原处的翠竹从里似乎有一人坐在那里。竹妖?枳走的近了些,终于又看见了被竹影遮住的石桌和石凳,上面摆着两三坛酒,素净的白瓷碟中搁着几只尖角粽子。
   唔……看不清……枳再次向那人影走近。“钟函谷?”枳叫出了声,那人影终于注意到她,黑乎乎的影子向她招手:“过来吧。”熟悉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醉意。枳终于得以看清钟函谷此时的模样:
   单曲起腿倚靠着石头,端着酒碟的右手懒懒地的搁在支起的膝盖上,正向她微笑,衣服也不再是平日那套灰扑扑的颜色了。竹叶的间隙将成片的月光细细地剪碎了,撒在钟函谷身上,铺得满地都是。分明就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勾人魂魄的竹妖。枳挨着钟函谷并排坐下,空空的酒坛胡乱地堆在钟函谷的脚边。一,二,三,喝了这么多酒啊,枳稍稍吃了一惊。“这是哪里?”枳忍不住问了出来。“画里。”钟函谷望着近乎圆满的皎月,不再看她。“很美的画呢。”枳自从认识了钟函谷,这些奇怪的事情都已经变得见怪不怪了。“端午啊,喝酒吗?”钟函谷将手中的酒碟递给她,枳瞧着空落落的酒碟轻轻叹气。这家伙,果然是喝醉了,虽说是节日也用不着这么高兴吧。枳站起来,从石桌上抱过两坛酒。“这是雄黄酒……这是……米酒……”钟函谷指着酒坛解释道。原来还有两种不同的酒啊。不过,话说回来,明明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酒坛子,钟函谷是怎样辨别出的呢?
   “米酒是给你准备的。”
   “诶,给我准备的吗?”
   “啊,雄黄酒的话……我想枳可能不太习惯。”
   考虑的还真是周到呢。
   “谢谢!”枳冲钟函谷笑笑,“不过,偶尔也想尝试一下雄黄酒呢。”枳揭开坛筛将米酒递给钟函谷,自己则抱起另一坛,仰头直往嘴里灌。酒水流出坛口,顺着弧形的下颚滑至颈间,濡湿了枳略微敞开的衣衫。钟函谷笑着夺过酒坛,喉咙里的辛辣呛得枳直流泪。钟函谷常年冰凉的手指此时终于带了点温度替枳擦去了眼角的泪。枳一惊,偏头就看见钟函谷近在咫尺的笑脸,“都说了,雄黄酒不适合你,还逞强,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带着酒香的气息柔柔地扑在脖颈,弄得枳耳朵有些发痒。枳蓦然红了脸,继而庆幸醉醺醺的钟函谷根本不会看见。
   “别喝了。”枳伸手去夺钟函谷手中的酒坛,却被他轻巧的躲开。都醉了,还能这么灵巧,一点都不像一个老人家。枳很想这样吐槽。“不行……难得佳节……不一醉方……休,简直太——可惜了。”“不行!”再这样下去,枳很担心钟函谷会喝死在这里。“请适可而止一点!”枳暗暗积蓄力量瞄准酒坛猛地扑去——
   “咚”酒坛从钟函谷手中脱落,在地上咕噜噜转了几个圈,滚出老远。钟函谷闷哼一声,枳慌忙道歉,“对,对不起!”本来打算夺过酒坛的,结果又被钟函谷给躲过了,惯性导致她连人带酒一起扑倒在草地上。钟函谷的脸离枳很近,枳闻到他身上奇异的熏香,混合着酒气。枳急急地道着歉想从钟函谷身上爬起来,却被他用修长的手臂搂住了腰。枳立刻僵住了身体。“没想到枳有这样的兴趣,不过——我并不讨厌哦~”耳边的低语让枳“唰”地从脸红到了耳根。借着荧白的月光,枳分明瞧见钟函谷那赤红的双眸中未曾有半点醉酒的迷离。
   他该不会是装的吧?待枳想要仔细看时,钟函谷已合上了眼,环住枳腰的手也渐渐松开。到底是谁更不让人省心啊……枳爬起来,重新躺在钟函谷身侧。天上没有星星,一片云缓缓飘过遮住了逐渐圆满的皎月,风仍轻轻地吹着,吹着……
   “钟函谷,你说我们在画里,那要怎样才能从画中出去呢?”就这样睡在这里会感冒的。“不……唔……知道……”  这样草率的回答真的好吗?居然不知道出去的办法,看来今晚只能待在这里了。只睡一个晚上应该不会感冒……应该……吧
   风渐渐大起来,两人周围的翠竹发出了竹叶相互摩擦的沙沙声。将枳唤醒的蛙鸣又重新响了起来。枳侧过身,看着钟函谷安然熟睡的侧脸,在洁白的月光下呈现出妖治的模样,倒也的确像从画中走出来的妖。只不过,钟函谷肯定是一只爱钱的好妖。酒劲慢慢涌上来。等明天再问问自己为什么也会在这画中吧。枳迷迷糊糊的想着,渐渐闭上了眼。
   残缺的皎月已经圆满,正悠悠的向东南角那片轻薄的浮云走去。月光下翠竹剪影变得虚不可见,只有被倚靠过的石头还静静地蹲守在那里。待画中最后一株草也在月色下化为虚无缥缈的浮影时,躲在草丛的青蛙终于停止他们彻夜的演唱。
   眼下,一轮水淋淋的红日正从海里缓缓升起。
—————————————————————————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我暴躁的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第一次打这篇文章打到最后几个字时,手一抖眼一花就把它全给删除了,气得我想当场摔手机,想想还是算了吧。手机毕竟是自己的,心痛了,钱啊,那是钱啊!然而我还没有钟老板心塞(´-ωก`)。我:微笑中透露着疲惫( ̄▽ ̄)
在这里提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顺便把你们的欧气借我一点,可以吗?我觉得我快要撑不下去了_§:з)))」∠)_

  

占tag致歉
看看钟老板邪魅的笑容,我妹妹第一眼看见他居然说他笑得很邪恶,什么鬼啦,明明是邪魅!!!是邪魅不是邪恶!!!(钟老板他有那————么好,我永远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