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鱼子酱七元一份

高三狗闭关中,两百多天后出关,所以在这期间如果摸到了手机就更新。大概是随缘更新(ノಥ益ಥ),挖的坑之后一定会填!我绝对没有立flag!

ANATKH(命运)

钟×女指

感觉真的是意识流了,内容和题目毛关系都没有。

写完之后: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是我太菜了,orz

真的是糖!!!真的!我保证!

本人没有针对任何角色。灵感来源于剧情。

杠精和KY什么的还是放过我吧。

我只是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萌新呀。真的怕了

——————————————————————————

                      【one】

睁开眼的瞬间,她仍陷在熟悉的黑暗里。

没有过分明亮的光线刺痛她的双眼,她的手指触到了厚厚的绷带。

这不是梦,或者说那梦是真实存在的。

她尝试着坐起,四肢却像散开的骨架。疲软,无力。有烈焰在她喉间燃烧,耗尽了这幅几天滴水未进的身体最后的水分。像龟裂的大地般,她现在只剩一个念头——

水,我要喝水。

从未如此……渴望着……

散开的骨架被人强行拼凑好,摇摇晃晃的,落地时左脚腕处传来钻心的刺痛。骨架发出细微的哀鸣。干渴终究战胜了剧痛。

                      【two】

这个地方,她并不很熟悉,但有一种味道一直萦绕在她昏噩混乱的梦里,若有若无的。

这是医院。她知道了。

伸着手视摸索到桌子尖尖的一角。水!她的身体此刻正叫嚣着。她有些兴奋地,单脚往前奋力一跳——

水溅在脸上,温热的是脚腕处绷带上渗出的鲜血。像在盐水中失水的小生物一般,她躺在地上紧紧蜷缩成一团。双手拢住脚腕,发出无声的呻吟。连脸也在盐水中失水皱缩。

忽然之间,一切又变得安静。混沌中只听得滴答的水声。连续的,缓慢的。锥心的刺痛也消失了,她又闻到了梦里的味道,温柔缠绵,引诱着她已不大清醒的意识。睡吧……睡吧……睡一觉就好了……呼——

“啊嘞,怎么没人?”

“咯吱——”门被推开了。

她恍然听见有人大声唤着她,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那人身上有不同于梦境的味道,似乎在哪儿闻过。有些熟悉。不过来人口中唤的却不是她的名字。她张了张嘴,想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名字是……是……是?

她并未找到自己的名字,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我是谁?

蓦地,她陷入了恐慌。她用意识挣扎着,想伸手去探寻漆黑的洞里那模糊的记忆。

梦境化为漆黑的猛兽,潜伏在暗处。凶狠且迅速的将她吞入了腹中。

                    【three】

…………

这人看着好弱啊,真的是我们的指挥使吗?

我的名字是……

是–––吧

……希望你能加入中央庭……

哎呀,真是稀客呀

来来,签了字,你就是我的了

能让你睡个好觉的东西——就是我啊

残缺的记忆缠绕着她。不甘地,仿佛记恨着她将它们遗忘了。

她实在记不起她到底是谁。

指挥使?不,那不是我。

朦朦胧胧,似乎有人在叫她,叫的又不是她。

“指挥使,指挥使?”

不……我不是……我不是……

“我不是!”

猛然间,她挣脱了缠绕住她的丝线。大吼出声。

入眼,是男人略带笑意的眼眸。

她从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满头大汗,一脸惊慌。

看见……看见?!她缓慢而僵硬的转动脖子,远远近近,尽是些奇形怪状的瓶瓶罐罐。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并未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连他浅浅的鼻息都可以撩动她被汗水浸湿的发丝。她又再次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她愣愣地盯着他,分明万分熟悉,却叫不出他的名字,想不起他是谁。

他忽然离她远了,她只见得他不断开合的嘴唇。什么……你在说什么?听不见……我听不见啊……

她一把掀开被子,光脚踩在了地上。低头的瞬间她瞥见了身上绣有樱花花纹的浴衣。

是梦吗?她轻轻挪动脚步,没有感到一丝的痛楚。

混成一团的记忆,露出一截明朗的线头。

            【four】

她缓慢走进他喃喃地喊出声:“钟——”

她被奇异的熏香味环绕着了。他伏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令她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发痒。这次她终于得以听清。

他说:“我一直都在的呢。所以,不用害怕。”

……莫名的心安。她想伸出手回抱住他,“谢——”

抱住的却是一大团冷冽的空气。狂风夹着暴雨,独自一人。立在瓢泼的大雨中,她僵在了原地,手脚发紧。心脏仿佛破了一个大洞。

地上的积水是浅淡的粉红。她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隐隐约约,有团黑影躺在雨中一动不动。明明是隔着厚得的揭不开的雨幕,她却分明瞧见了躺在地上的人。

一清二楚。连嘴角的血迹都被雨滴舔舐干净。

身下的颜色如它主人的发梢那般殷红,雨水冲不散。

浑身湿透的他已经没有气息了,但浑身冰冷的她却愤怒了。

那双赤红的眼眸不再含笑看着她。只是闭着,闭着。

黑色的恶魔在他旁边嗤嗤的笑,下颚滴着鲜血。

愤怒已不单是愤怒的火焰填满了先前冰冷空洞的胸膛。热烈地燃烧着,风吹不灭,雨浇不熄。

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

内心的声音交织跌宕在一起,在她脑中形成沉闷的混响,经久不息。

她终于变成一头受伤的猛兽。

发出悲愤的嘶吼。

伸出利爪。

亮出獠牙。

扑向腥红眼睛的黑色恶魔——

它还在那里嗤笑着,面容变得扭曲而狰狞。

                  

关于钟老板剧情的个人分析。
完全是个人的胡乱分析(角色滤镜,开!)如有错误请一笑置之。

“临终前一年的身体。”这是上次古街CG剧情。

按理说是不受七日轮回的限制,那张卖身契是一直有效的(如果是签了的话。)
按照七日的设定,指挥使只有短短七天的时间可以过活,然后按照流程领便当,再次进入七天的轮回。永远也凑不满一年。倒不如说从签下字的那一刻起,指挥就永远属于他了。无论经历多少个轮回,指挥属于也仅属于他。无论指挥使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变成这样的人,经历了怎样的事,身体一直都有栖息之所呢。
在所有人都将口头的承诺遗忘之时,他一直都记得,并且不会抛下指挥使一人在尽头独自孤独。那一纸契约便是抹不掉的证明。

按照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即没有七日轮回。
指挥使是正常状态下的自然死亡。也就是说寿终正寝。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临终前一年身体各方面的机能已经衰老衰退。行动迟缓,老昏眼花,一些年轻时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却要废九牛二虎之力。既然临终前一年的身体属于他。那么他肯定在照顾已经变成老人的指挥使啦!
如果指挥使足够长寿,那么指挥使认识的朋友,大部分已经离世了,只剩下钟老板一人陪在身边,照顾着。无论指挥使之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不会嫌厌。

就像是“我只有你了呀。”这样的。

没有黑门的威胁,在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旅程和钟老板一起赏赏花,喝喝茶,聊聊天,晒晒太阳,逗逗小孩子。带着愉快的记忆,不留遗憾的与世长辞。(他会陪指挥使走完余生。)就像是一对老夫老妻(雾)

岁月静好,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上次两个人的城市中“死后的身体”的卖身契到现在“临终前一年的身体”的卖身契。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两者结合,无论死后生前,指挥使都是身有所属。(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非常不错的呢。)

至始至终钟老板都对指挥使的身体表现出了其他的兴趣,并表明想要得到它。或许他感兴趣的不仅是身体,还有指挥使本人吧。既然如此,那他想得到的是否指挥是本人呢?不仅限于一具躯壳。这个答案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

安心将身体交付于他吧。无论生前死后,他都为你准备好了一切。

不得不说,钟老板真的很撩。房间对话“在的,在的。对于你,我一直是有求必应呀。”

一箭戳心。哦,我的天。快打120送我去医院抢救下!……在这之前快把卖身契给我签啊啊啊啊!!!可恶!

很适合钟先生呢(笑)
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他拉入红尘呢?
狐狸一样的钟老板有执子之手,一往情深的爱恋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长文,当中的一小段。后来这篇长文被我杀了,实在看不下去我写什么玩意儿。(其实主要是太长了,不想写吧喂!)
  但是!我个人特别喜欢这一段!喂饭什么的,超棒!
钟女指我能厨一辈子!

     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川流不息的车辆模糊成一条条暖黄色的光带。

   古董店内被放置在塌上的苍白少女突然睁开了眼。
   “醒了?”有着朱红色发梢的男人递给少女一碗温热的白粥。少女挣扎着坐起,刚接住的瓷碗瞬间从手中滑落,男人迅速且稳妥的接住往地上摔去的瓷碗。
    少女歉意的微笑让他长叹一声,“身体已经衰弱到这种地步了吗?”
    男人端着粥,坐在了少女的旁侧。又微笑起来:“也是呢,当我捡到你时,还以为你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本想着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好,才发现你只是晕过去了。亏我还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你从那里弄出来呢。哎……”男人摇摇头。
   少女安静的听完身旁这个男人毫不在意的谈论着自己的生死,“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我要走了,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就算再怎么相信我也会产生怀疑。”更何况……希罗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完全信任她……
    “他们知道你在这儿呢。”
    “……”少女垂在身体两旁的手缓缓攥紧了。
     “我已经打发他们回去了。只不过……稍稍有些麻烦而已。”少女紧攥的拳头并没有松开,她将嘴唇抿成一条线,像是白色粉笔浅浅一划。
    “毕竟——我可是很讨厌喜欢在我店子里闹事的人呐。”盛着白粥的瓷调羹送到少女毫无血色的唇边。光洁的纯白衬着乌羽般漆黑的指甲,却是怎么也混成不了一团,然而这个世界早已经混乱了,崩坏了……
   “再不吃就凉了。”

我,我,我!语无伦次。钟老板他有那——么好!(比划)

关于这次主线钟老板的个人感想

期待了半年的古街线钟老板戏份要出了时,我兴奋得睡不着觉。结果……走得我当场想捅人。
我收回之前我说的“古街线出了我很兴奋。我肝爆”的发言。作为一个老板厨,我觉得这次主线的钟老板严重ooc。这种感觉就像是

期待已久的美味佳肴终于端上了餐桌,结果猝不及防强行被塞了一嘴shi,还糊得满脸都是。

个人感想,不要找我撕。

钟老板是奸商但不是黑商

把老树根洗脚水说成蓬莱水,假的天山雪莲说成冰淇淋高价(?)卖给别人。这种行为并不是奸商而是无良黑商的体现。有些过分了。我并不认为钟老板会这样做。他会高价卖给别人,但不会这样做。

钟老板是喜欢小孩,但不是萝莉控

被璐璐的气质所欺骗,想忽悠她到店里打工,结果被璐璐用星星砸晕,之后不敢惹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还有看见雯梓看爱情小说时的反应。这怎么看都是个老变态,男大姐吧?(个人感觉,不要跟我这个咸鱼杠,我懒得回)
到现在,我依然不明白骗璐璐到店里打工的剧情意欲何为。初中生大概也不算小孩子了吧?

钟老板是有些皮但是不会皮得过头

整个剧情,在我看来,老板皮得太过头, 甚至给我一种赛斯皮的错觉 从之前的种种剧情看来,钟老板是皮,但不会皮成这个样子。恕我实在接受无能。

钟老板是隐藏实力但不会一捅就死

人家好歹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妖怪,万葬亭店主,东方古街第一奸商,有神秘气质( 尊贵的初始S,白夜馆三巨头之一 请忽略这个)跟活骸维密过招都游刃有余,却因担心指挥使而分心被维密捅死了?逗我呢。

作为一个开服老咸鱼,中间好几次想a,为了钟老板坚持下来了。甚至好几次大型劝退活动,我都坚持了下来。我都别的怎样我都可以忍。
但这次主线我感觉钟老板一路崩崩崩,(除了掉进陷阱那段,我觉得是很OK的)风驰电掣,一路崩得火花带闪电,差点连皮都给崩掉。(有夸张成分)
文案我求求你看下设定,做个好人。希望下次古街线钟老板还是原来的钟老板。(瞎奶)

那个温柔,强大,不正经,时不时讲些人生哲理的钟老板是我一直以来都默默喜欢的人啊。

醉雪

捉鬼钟×狐狸女指 
没有文笔,单纯的脑洞
古街线要出了,我很兴奋。
世界第一极度ooc!!!不适请左拐
别问我为什么要写冬天,因为我想凉快啊啊啊!
快热死了,缩水变成咸鱼干,感谢观看,啾咪
————————————————————————
   眼下,正值严冬。
   大雪已不知疲倦的飞了一天一夜。街道上的行人很少,纷飞的大雪模糊了视野,但这并不能阻挡他赏雪的兴致。客栈的老板很贴心的给每个上等客房配了一盆火炭,暖融融的屋子有酒香在弥漫。身着纯白衣裙的小姑娘好奇地歪着头。在她眼里,火炭上的小壶正兀自往外冒出白烟。她伸出了手——
    “别去摸。”钟函谷忽然转过头。仿佛被火灼烧到般,她倏地缩回手,恢复了之前蹲在火盆旁的样子。一脸乖巧。钟函谷叹了口气,将冒着白烟的小壶用毛巾包住放在木纹尚新的茶案上。
   “不能乱摸,很烫手。”
   

   起初,他只是一个人。
   干着帮人捉捉鬼、避避邪、算算风水的“小本”生意。价钱随心而定,若实在没钱,珍贵的东西也可以当做酬劳。有吃有喝还有得睡,一个人自由自在。这样的生活,他觉得,挺好。
   直到那一年冬,有个小姑娘在大雪天的旷野里紧紧跟了他一路。摔倒了又爬起来继续追 。跟了他整整一天,为的是他怀里一个渐渐冰冷的肉包子——那是他顺手帮一个孤苦的老翁辟邪后,老翁硬塞给他的。他有个弟弟,老翁说,一年前战死在沙场。唯一一次,他没有收取报酬。
   他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何时开始跟在他身后的,等他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跟着他穿过了大半个雪原。
   用肉包子“买来”的小姑娘(说小是因为她实在不很高,也没人知道她多大)很乖巧。偶尔让她当当苦力也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走在街上,也会有人夸赞说:“哎呀,这小姑娘长得真水灵。”唯一让他觉得不太方便的是——她似乎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几个单调的语气词。偶尔心血来潮教她一两句简单的口语,她也只是蹲在地上,歪着头,一脸乖巧地望着他。也不知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不懂。
   算了,不会说话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他躺在雕花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很久之后,他终于明白,那是她表达心情的语言。
   一道雪白的身影飞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脸贴脸咯咯直笑。突如其来的重物砸在他身上,害得他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人老了,不中用了啊……他伸手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下,命令她乖乖待在床上。他故意使自己不去看那委屈巴巴的表情,一个人在榻上睡了一夜。等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被她抱着。他终于知道梦里紧紧缠住他腰,怎么也挣脱不开的水草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差点没被勒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刻睡得正香,甚至还咂了咂嘴。
   忽然有种把她扔进汤锅大煮特煮的冲动……

未完待续

欧气突然爆棚,我也是有钟老板的人了!!!

终于……这么久了,拼齐了第一个S,伊萨克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心里默念伊萨克出的)

七夕节的激情告白(bushi)

给伊萨克:
   与猎犬无关,我认识的只有眼前的你。绝望而真实,仅此而已。
   我想接近你。
   我想触碰你。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我想成为你的依靠。
   这一切都是出于我内心的意愿,是我的意志。所以我是否会被烧伤这种事,我不在乎。
   请允许我待在你身边。
   你所承受的痛苦,我将与你共同承担。
   从今往后,
   你不再是孤身一人。

主线走到一半,看见信任值刚满的伊萨克已经离开了我,整个人都懵了。明明之前一起度过了那么愉快的时光,不是吗?所以为什么后面要一把大刀插过来?之前淡然的心已经被扎成了马蜂窝……那个白色长发的神官,没错,说的就是你,你是捅人捅得不过瘾吗?还去教坏小狼崽……文案我要给你寄刀片!╰(‵□′)╯根本不敢再走一次这个主线……